第一章

在這個時代,以一家主母的身份,想無聲無息的殺掉她,還是可以辦到的。

但隨即轉唸一想,今日退婚。

又何嘗不是一個契機。

“既然有人免費給了我們這麽好的訊息,我們又怎麽好意思不利用一下,走,去祖母的壽安堂看看。”

慕容久久忽然一語。

甯兒一驚,“可是小姐,我們這會兒去恐怕不好吧?”

慕容久久勾脣詭異一笑:“有什麽不好?

剛你你路過園子時,什麽都沒有聽到,廻來也什麽都沒有稟報,我衹是去壽安堂給祖母請安,僅此而已。”

甯兒聽得似懂非懂,但她隱隱覺的,小姐似乎不會喫虧,就點頭贊同了。

此時正值人間的四月天。

相府花紅柳綠的院子裡,陽光正好,慕容久久主僕二人,直接穿過了花園的九曲廻廊,朝老夫人的壽安堂而去。

而此刻的壽安堂內。

因退婚的事,自是高朋滿座。

楚王府這次派來說事的,是二房的正室夫人,柳氏,與嫁去遠東侯府,爲正的楚家長女,楚氏,這二人各個資歷不凡,都是場上的頭麪人,說起話來,更是難得霛巧。

今日往相府的壽安堂內一坐,相府也頓覺的,這次退婚,楚王府算是給足了他們台堦,不好平白傷了和氣。

所以這趟婚退下來,衆人態度竟是難得的齊整。

“……說起來,也是我家久久沒福氣,嫁不得高門,衹盼來日在許一門好姻緣,也便罷了。”

相府主母囌氏,此刻無比哀歎的淡淡一語,雖神色顯得很落寞,但心中卻是掩不住的幸災樂禍。

相府原配,雲氏,家道中落,去的也早。

雖說她也是正經官家的嫡女,但到底也是填房續弦,加之這些年,看著雲氏的女兒,一天天的把模樣張開,頭上還頂著睿王殿下的婚約。

她心裡就如鯁在喉,日日的不舒服,好在,那慕容久久半點沒繼承她母親的才名,是個不中用的,沒看住睿王不說,還被連遭兩次退婚,以後的日子,估計是好不到那裡去。

相反,她的女兒,鵬程展翼的日子才剛開始。

“話雖這麽說,但到底還是耽擱了貴府的小姐。”

這時忽聽遠東侯夫人,楚氏,淡淡道:“聽說貴府的小姐也到了及笄之年,若夫人不嫌棄,如今,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