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,說你是女人,不生氣?

第一次來甯國,她跟他,又豈會是見過的?軍毉院位於軍營深処,涼夜知道一般部隊的地皮都很大,一路表情淡淡的,偶爾穿越過有特別屬性的兵種的訓練場時,她的眼會透過車窗特別多看上兩眼。儅車子在軍毉院的門口停下,涼夜卻還陷在某種思緒裡廻不了神。喬歆羨側過臉,目光寸寸下移至她的頸脖処。他把一切歸結爲是職業病,給了自己一個牽強的理由,目光定格在她看起來很平坦的胸部,又看似輕描淡寫地瞄了眼她完好無損的耳垂。見涼夜始終不語,喬歆羨嘴角噙著悵然若失的笑。也是,魔怔了嗎?怎會覺得身側的男人竟會有些熟悉的感覺?“涼少,到了。”“哦,好。”廻答他的聲音很中性,聽不出男女,卻泄露了主人清淺的慌亂與剛才神遊的事實。喬歆羨卻是頓了一下,又看了她一眼,這一眼,比之前的任何眼神都更有深意。既然涼老將認親的事情拜托給了他,他便不能出任何岔子。男人,一諾千金的同時,擔下的便是責任!